大理手工柴火烧米酒 | 不赚啥钱只为交个朋友

2019-03-22 05:33:50 / 打印

嗯哼,从去年就开始说要分享这批米酒 ,结果一拖到现在。有读者几乎每周三都要问:“啥时候有米酒哇!”我都说下周或是明天。昨天本来想和春笋一块儿推荐的,最后和朋友打牌忘了时间,so,所以又到了今天,不能再推迟啦。

米酒我早已定好,数量不多一共也就几十瓶。倒不是我故意备那么少的酒。而是酿酒的姑娘每次也就酿几十瓶。酿完就开溜晒太阳玩耍。这也不能勉强人家,谁叫大理的阳光那么和煦可人。

开坛后被周围朋友瓜分一波后留给我的也就那么丁点儿。就算是这几十瓶,也是攒了好一会儿才攒到的。

去年寄了十几瓶给周围朋友品尝,100%反馈都非常好。这批米酒和去年那批品质一样,都出自我在大理认识的一位叫“小宝”的朋友之手。

手工柴火烧酿酒费时费力,人工和原料品质肯定是敢省的。一锅米前后添柴蒸煮需要个把小时才能熟,而且一锅最终只能灌出八瓶米酒。所以这批米酒的价格相对于超市里工厂流水线出来的酒并不算低。但我能理解,起码现在的人呀很少有此耐心去烧一壶自己喜欢的酒。

我曾和她说,要不我们一起合作喽,你酿酒我负责销售,这样或许能多赚点钱。不过她最终还是回绝我了,大意是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累,也没把这事儿当成纯粹的生意,来大理的五六年间,一直都是如此,并不想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如此一般,偶尔酿些好酒与人分享便是最好的。

我带双喜欢去探访小宝在苍山脚下的院子。院子里绿意丛生,无论哪个角落都有不经意冒出头的脆嫩枝枒。在院子的另一头便是小宝的酿酒工作室兼厨房。大理四季如春,苍山水清澈透亮,都说大理非常适合酿酒。果不其然,桃花酿、玫瑰酿早已成了大理的伴手礼。

入院后小宝正一边忙着贴瓶标一边照顾着土灶上正在蒸煮的米一边和我们寒喧着。穿插其中忙得不可开交。和往日看到瘫坐在太阳下的她完全不一样。我全程跟着记录了一锅泡好的米从下锅到起锅到入发酵桶的过程,她一人里外忙活着。说实话并不容易。

我自己前几天也跟着一位在大理酿酒的哥们学着酿了一缸酒下去。他手把手教我还是前后折腾了一天,一大早起来生火蒸煮直到入夜才收拾完毕。现在还在发酵中,估计再过段时间才能出酒,也不知道酒的品质如何,权当实验。反复几次,希望能酿出理想中的味道来。我租了个位于古城外的院子,苍山下田野旁。院子老旧颇有年头,只是屋内屋外空无一物,还得边赚钱边慢慢添置装修。

到时候欢迎大伙儿来院里找我玩儿,管酒。

这次的柴火烧米酒一共只有70瓶,原味的40瓶,桂花的30瓶。如此的库存量,与你分享的意愿远大于赚钱的意愿,权当交个朋友,只是希望你们能喜欢来自大理的手工米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