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益民:向“小”攀登,做一个母语教育的手工艺人 | 第四届“全人教育奖”提名教师

2018-09-10 10:28:23 / 打印
 

▲ 第四届“全人教育奖”专题视频之

周益民《爱心、童心、诗心一体的教育践行者》

教育,让我们看到了大海之小,小草之大;教育,让我们读到了一块石头的生命,一只蚂蚁的尊严。

——周益民

本文根据 8月15日周益民于第四届“全人教育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整理。

我们赢得了分数,

为什么不能赢得孩子的心?

我是一个小学教师,但我在小学里面读着我的大学。现在大家都在追求速度、效率,追求日新月异,而我想的是如何以慢为快,以老为新,向“小”攀登

这些想法是从我对母语教育反思开始的。我教了若干年语文,发现自己教得很辛苦,孩子们学得也很辛苦,可孩子们从语文学习中获得的幸福感并不高。我们赢得了分数,为什么不能赢得孩子的心呢?是不是我们的课程内容,教学方式,评价体系出了问题?

于是我思考,儿童为什么要学习母语?怎么学习母语?适合儿童学习的母语是怎么样的?其实核心问题还是,儿童和语言是怎么样的关系?在这样的反思中我开始向“小”攀登,尝试站在“小孩子”的立场教语文,运用“小文化”的视角学母语,采取“小课题”的策略做研究。

民间文化是儿童庄严的课本

2003年,我开始着手儿童阅读课程的探索与实践,在这个过程中,民间文学阅读成为我儿童阅读课程的重要板块

为什么选择民间文学?因为它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希望我们的母语教育是遵从事物本来的样子。民间文学是什么?它是盘古开天、夸父逐日里的民族英雄气概;是孟姜女、牛郎织女、白蛇传里让人感天动地的情感;是谚语、俗语、歇后语、谜语里的语言趣味……

每一条山川,每一条河流里都有一个精灵,我们走在路上,这个路上就撒满了故事;我们抬头看天,天空就写满了传说。我们走在赵登禹路上,赵登禹的打虎传说就会在耳畔响起。我想,民间文学就是我们的生活,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它成为了我们文化的原型,也成为了我们永久的记忆。

▲ 赵登禹打虎照 | 图片来源:儿童文学

钟敬文先生说:我们来到了人世,就在歌谣和故事中长大,没有歌谣,没有民间文化,中国的孩子就成了没有祖国的儿子,变成浮萍草到处飘零。民间文化是儿童庄严的课本,做民间文化的传承和教育工作就是为文化和孩子招魂。

看到大海,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海龙王、水晶宫;看到蝴蝶,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起梁祝;看到月亮,我们心中浮现的是李白的“疑是地上霜”,是嫦娥奔月,是吴刚伐桂。这样的民间传说,民间故事,神话,童谣,还和孩子的特点、特性息息相关。神话里的神奇神圣,传说里的传奇,故事里的趣味,童谣、民歌、绕口令、谜语里语言的狂欢,这恰恰符合儿童喜欢自由,喜欢游戏的天性。

民间文学阅读就是小孩本色的阅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间文学阅读就是一种文化启蒙和文化寻根。于是,我开始大胆地把民间文学引入语文课程,引入语文课堂。我上了大量的民间文学的阅读课,从神话传说到民间的《谐音》等等,孩子们非常感兴趣。

▲ 《静悄悄的课程建设》周益民 著

民间文学如何阅读

我是怎么阅读呢?简单说四点:积淀记忆、行走阅读、文化理解和转化创造。

积淀记忆

民间文化是怎么样传播的?是用最古老,最原始,却最有生命力的方式——口耳相传。一辈辈人通过嘴巴说耳朵听,把这样的古老文化流传下去。

小槐树,结樱桃,
杨柳树上结辣椒,
吹着鼓,打着号,
抬着大车拉着轿。
蚊子踢死驴,
蚂蚁踩塌桥,          
木头沉了底,
石头水上漂。
小鸡叼个饿老雕,
老鼠拉个大狸猫,
你说好笑不好笑。

……

——颠倒歌《小槐树》

这样的童谣,用语言建构了一个同现实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这是语言的狂欢。我们在这样的课堂里,听到孩子的笑声和欢乐,当然偶尔也会有叹息。这就是我们母语的本色。我们的母语是最自然亲切,又是最综合的,它有别于西方语言的分析方式,我们是在用符合母语的方式来学习母语。

再看一则谜语,谜底是“筷子”。

两个娘子小身材,

捏着腰儿脚便开,

若要尝中滋味好,

除非伸出舌头来。

——(宋)朱淑真

中国的母语表达是多么有韵味,又富有民众智慧。当我把这样的元素带到课堂,孩子们乐此不疲。我看到了孩子久违的在学习语言时的快乐,以及他们沉浸在母语中的满足。

行走阅读

中国的故事、传说、神话就遍布在我们的祖国大地和泥土中。我们走出去就会发现每一个地方都有民间文学与民族文化。让孩子走出室外,走到大江南北,走到山河原野中去,去发现孕育无数故事的天地。

文化理解

民间文学里面隐藏着我们民族文化的密码,包含着我们民族思维的方式。比如,为什么《梁祝》中梁山伯会变成蝴蝶?为什么民间剪纸要剪喜鹊?为什么牛郎织女的媒人是头老牛?这背后蕴藏着的是我们深厚的民族文化。我们再看牛郎织女、孟姜女、白蛇传等故事中,其实都有相似的点,这些串连的点帮助我们加深对民族文化的理解。

转化创造

民间文学、文化是古老的,同时又是新鲜的。它伴随着我们每一个日子,它跟随着我们一块在发展。比如,牛郎织女的故事在不同人的笔下会呈现不同的面貌,会有不同的理解以及细节的展现。现在我们有很多民族作家在利用民族元素进行创作,于是产生出了很多新的民间文学和民间文化。这样的文化,其实是我们在创造。

总之,通过这样的阅读,我希望能让我们的孩子回到话语之乡,做一个有善心、有情感、有风骨、有乡愁、有创造力的人!

周益民:语文教学情怀的追寻者与践行者丨第四届“全人教育奖”

全人教育奖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和心和公益基金会共同主办,力图在中国的基础教育界发现并奖励一批一线教师:他们具有“全人教育”思想,推动“以人为本”的教育改革,并致力于以健全的教育推动社会的健全

同时,全人教育奖也尽力为一线教育改革者搭建交流、合作、共享的平台,体现着民间教育机构所具有的独立性、公信力和影响力

该奖项每年评选1次,每届有1位“全人教育奖”获得者和3位提名奖获得者。至今,已经是第四届。

延伸阅读:

编辑排版:刘昉 周荻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