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故事 | 手工制油淡出记忆的田园号子

2018-09-14 22:45:22 / 打印

手工制油淡出记忆的田园号子


        油茶产业历史久远,油茶之乡裕溪的先民种植油茶的历史已有2300多年,这里流传的传统榨油工艺可谓是油茶产业中的“活化石”。

         相传乾隆皇帝在游历万寿山时,县令心急火燎去拜见皇上,口念启奏皇上,松阳二十六都茶油质纯味美,可贡皇上品尝。乾隆听罢,不以为然。县令随即向皇上讲述油茶故事和民间对油茶流传的歌谣。在皇帝面前,县令虽显胆怯,但口呈民谣时,却声调抑扬顿挫,音律高低有序,节奏快慢适中。唱道:九月生九月有,十月归去望娘舅,娘舅问我呃(这么)快有,知识娘肚带胎走。乾隆听完县令的吟唱和解释,感到非常惊讶,龙颜大悦,即下谕:准奏。未几,乾隆尝过茶油,翘起拇指,连连称赞松阳廿六都茶油味美质高,即下旨:岁岁进贡。

         到了清道光、咸丰年间,裕溪潘山村的种油茶在江南一带已很有名气了,其中潘山村的金马芳最具代表性,被称为“金油王”。当时,金氏每年的油茶产量已达数万斤,巨儒商贾蜂拥而来。金氏的油茶数量和质量,压倒了号称青田章村源一位产油大户,也压倒了丽水港和乡油茶财主以及自誉江浙油茶龙头的浙西常山油茶老大。金氏顺理成章地坐上了“江南油王”的宝座。民间因此传唱着这样一首顺口溜:油茶王呀金马芳,销油榨油五千箱,茶油运销到京都,赚回铜钿造楼房。

         在整个油茶产业链中,榨油是一个重要环节,油器则是在茶油制作过程中所涉及到的一切器具。裕溪乡的木岱坑、内陈、源底、章山、徐山、小槎、叶西后等村,普遍都置有传统榨油器,潘山村的油器最具代表性、典型性,有木制笨重榨油车、水碓、牛车、碾房,还有油笼、油篓、油箱,更为古老的是大清乾隆年间的千斤储油缸……据说这大油缸曾储存过贡油,曾炫耀于世间。

         民间制油技艺是地方文化浓缩的产物。油茶产区的一首民谚这样传唱:水碓转,石碾响。蒸房油烟绕栋梁,满场陶桶装未尽,商贾穿梭壮夫忙。这首流传世间的民谚蕴含着山区油农榨油繁忙和油茶丰收待贾的喜悦景象。

         霜降节气到,进入油茶籽盛采和榨油时期。制油流程是这样的:油茶果要暴晒剥壳,滚出果仁,放入大蒸笼烧火焙干。取出晾干,倒入水碓石臼或牛车大碾子碾碎成茶果粉,然后将湿粉倒入圆木饭蒸烧蒸成熟粉,再取出装入稻草包,草包外装上圆铁箍,置入木油车,用硬木撞头榨出茶油。

         焙茶籽和蒸茶籽粉,是一项技艺,是一种油茶文化,全村也只有一、二个人能掌握该技艺。焙茶籽要掌握火候,取出茶籽仁用指甲抠粉,对粉末要进行“一观、二触三闻,对十多种内容进行综合分析判定。不到温度会不出油,温度过了度,榨出的油质量不好。以前没有温度计,全凭经验行事,对蒸茶籽粉还有更高更细的要求。

         别看榨油房没有城市的楼房,没有山野的花香,可榨油号子却响彻了四邻八方,撞头的震撞声却在上空久久回荡,壮夫们乌黑发亮的脊背映亮了油坊,榨油情景正印证了民间的“小槎油坊炊烟袅,天下百姓一两油”的口谚。

         榨油环节链接着运输环节。周边的宣平、遂昌、丽水以及本地的一些青壮年,成了茶油运输的“肩客”。那时,潘山村的大路小巷、堂前屋后,人头攒动,熙来攘往,热闹非凡。背着扁担、绳索的肩客,从四面八方涌来,住满整个村庄。肩客运油,结伴而行,有的群体数十人,有的群体近百人,很多人每担要挑四箱,长长的运输队伍,稳步穿行于逶迤悠长的山径小道,形成了一道泛着农夫活力的靓丽风景线。队伍往岭头高处穿行时,稳健的脚步,合着响亮划一的劳动号子,“嗨呦、嗨呦”,在山间天空久久回荡。茶油被送到码头或埠头后,再转运到杭、沪、苏、京及海外。

         油茶之乡昔日繁华,已定格在时光的记忆里,然而,古老的手工榨油工艺仍像一首凄美婉约的歌声在大山深处传唱。

  (王人勤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