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古镇上的这位手工匠人,一把剃刀一拿就是65年......

2018-09-16 11:44:23 / 打印

潮人说:“不怕没落,只怕没有存在的意义。”

在距离成都一个小时左右车程的西来古镇上,有一家开了65年的理发店和一位依旧在坚守传统理发手艺的“待诏”。

“待诏”指旧时农村对剃发修面掏耳的手艺人。

一门老手艺,一间川西名民居独有的由可拆卸木板门修砌的老铺子,承载着一段坚守,和一个时代的消亡和印记。

1

10岁开始剃头

一把士面剃刀拿了65年

当我在西来古镇,迷失在各种花花绿绿的造型空间时,大街上随口一问,便得到了“徐待诏”理发店的具体路线。

镇上的人没有不认识这位叫徐定邦的剃头匠,前段时间刚由政府亲自搬来的刻有“成都市历史建筑”的牌匾更是成了小镇上茶余饭后的话题之源。

“这个牌匾上的历史建筑可不仅仅说的是这个老理发铺,还有这门手艺的传承和对‘待诏’文化的记载和解说。”

街上老人对此纷纷发表见解,而徐爷爷只是坐在街檐上的竹椅里,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回答我的种种困惑和提问。

“10岁开始学剃头手艺,学徒三年,出师以后,就在西来镇上,开了这个店铺,到现在算算也有65年了吧。”

65年坚持一门手艺,坚守一间铺子,在现代人看来是那么不可思议,徐爷爷却说因为是生在那个必须要靠手艺吃饭的时代,其实并没有外头说的那么神圣。

▲店内一景

在那样的年代,底层老百姓不是靠种庄稼就上街学手艺来营生,选一行就只能做那一行,毕竟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是没有权利和想法去顾左而言他的。

他选择了成为一个剃头匠,所以一干就是65年光景。

▲剃头工具

2

剃胎毛成为

老剃头匠的“拿手绝活”

在现代人对剃头匠的传统认知里,“士刀修面”和“剃刀洗眼”是标志性的手艺,尤其是“剃刀洗眼”,用剃刀直接清理眼睛周围的脏物,不能有任何偏差,所以更考究剃头师傅的功力。

▲店里被岁月打磨过的剃头椅

“刀儿快,手儿轻,剃了胡子,就洗眼睛。”徐爷爷说,这两门手艺是剃头匠出师前的必备技能,只要有师傅领进门,勤加练习,还是很快就能上手操作。

最考究手艺的反而是给婴孩剃胎毛。

▲徐爷爷用了65年的剃刀

剃发不难,难在于要怎么让小孩在不哭不闹不伤到细嫩的头皮的情况下完成。

他说成都市区有一对年轻夫妻,之前在网上看到了关于他和他理发店的报道后,专程开车来这儿给小孩剃胎毛,一直到现在都是来这儿剃发。

在底层手艺人逐渐没落的时代里,还有人在寻找和信赖他们,这让他感到挺开心的,不仅仅是手艺被认可,更多的是赢得了一种当年不存在的职业敬重。

▲铺子内悬挂着两面上百年的水银镜

3

75岁坚持不退休

要给年轻人树榜样

在聊到手艺传承时,徐爷爷乐呵呵地说自己有好几个徒子徒孙,现在基本都在省外的小城镇上,而自己名下没有后代继承和从事剃头这一行了。

现在的他之所以还不退休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想在自己还身体力行的时候,再做几年,传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想再多服务那些大半辈子都在这儿剃头的老顾客老伙伴们。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要为自己的后代树立一个好榜样。

他说他想要让自己的后代看到,一个75岁的老人都还在坚持工作,守着自己的那份营生,不需要靠任何人来养活,你们年纪轻轻就更没有理由去好吃懒做了。

▲剃刀专用磨刀石。

另一方面,他说他也想为孩子们减轻些负担,现在社会压力那么大,家里男丁又多,能挣点就挣点,也好为孩子们以后的嫁娶添块砖加片瓦。

“人啊,只要当了父母,一辈子都是操心命。”

4

这儿就像一座桥

连接从前,现在,未来

在跟徐爷爷谈到剃头手艺的没落和消亡时,他并没有表现出惋惜和感叹的情绪,依旧面带微笑地说这个是必然的,是顺应时代发展所不可避免的消亡。

不仅是这些底层老手艺的消亡,人也一样,活了几十年,临了都会消失。所以对于无法改变的现实,说什么接不接受,反而有被迫和无奈的情绪在里头。

“顺其自然就好了,活到我这个年纪也该出世了哈哈哈....”

▲老式肥皂刷

说完这话,徐爷爷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然后侧着头告诉我,虽说他来人间走这一遭跟大多数普通人一样,一辈子为着生计奔波,也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在当时的社会也不敢想。

但自从他拥有了这个“历史建筑”的牌匾,以前被视作下等人的剃头匠被时代所尊敬和保护后,他觉得他和这个老铺子好像也有那么一点书面的存在意义了。

▲徐爷爷在给客人用剃刀修面

“这个铺子就像一座桥梁,连接了从前和现在,总有人还想要看看从前的时代印记,那我就站在这里给他看,同他摆摆龙门阵。”

那未来呢?我问。

徐爷爷咂了砸嘴,说:从前有迹可寻,未来也就不会空妄了。

▲“徐待诏”对面的老式居民楼,特有的川西民居风格。

在采访尾声,徐爷爷主动留了他的电话给我,让我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随时打电话问他,他说你们做编辑的大老远跑过来,也挺不容易。

在徐爷爷身上,我看到的不仅是一个祥和的老手艺人模样,更多的是淳朴善良的小镇老人的模样。

守着自己的故土,一辈子,哪怕只做一件事,于他们而言,已是最幸福的事了。

成都潮生活出品